距离6月21日的广西玉林狗肉节越来越近,65岁的天津爱狗人士杨晓云决定再次赶赴千里之外的南中国,即便迄今只攒到五万元救狗费。这几天,玉林的狗贩子不断地找杨晓云,原来去年她曾在当地花15万元高价买狗。听说她今年还去玉林,他们提前谈合作,“准备了很多狗,等你来买”。图为每到饭点儿,杨晓云收养狗狗们都着急地围着她。杨晓云穿着脏兮兮的衣服,身上还不时散发出味道,谁也想不到她出身于书香门第,大学毕业。1995年,杨晓云的丈夫去世。经历丧夫之痛后,她最初是想帮助贫困大学生,谁知一些受助学生路上碰见她竟然连招呼都不打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收养了只流浪狗,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“它知道报恩”。现在,杨晓云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些生命了:“这些狗不能没有我,只要我活一天,就得管它们一天。”杨晓云不是有钱人,去年那15万元多数是在救狗现场临时打电话求来的钱。今年,她手头上只有5万元,不过仍坚信在最后关头能收到更多爱狗人士的救助款。
距离6月21日的广西玉林狗肉节越来越近,65岁的天津爱狗人士杨晓云决定再次赶赴千里之外的南中国,即便迄今只攒到五万元救狗费。这几天,玉林的狗贩子不断地找杨晓云,原来去年她曾在当地花15万元高价买狗。听说她今年还去玉林,他们提前谈合作,“准备了很多狗,等你来买”。图为每到饭点儿,杨晓云收养狗狗们都着急地围着她。杨晓云穿着脏兮兮的衣服,身上还不时散发出味道,谁也想不到她出身于书香门第,大学毕业。1995年,杨晓云的丈夫去世。经历丧夫之痛后,她最初是想帮助贫困大学生,谁知一些受助学生路上碰见她竟然连招呼都不打。一次偶然的机会,她收养了只流浪狗,产生了深厚的感情,“它知道报恩”。现在,杨晓云越来越觉得自己离不开这些生命了:“这些狗不能没有我,只要我活一天,就得管它们一天。”杨晓云不是有钱人,去年那15万元多数是在救狗现场临时打电话求来的钱。今年,她手头上只有5万元,不过仍坚信在最后关头能收到更多爱狗人士的救助款。

信息